畫蛇添足還是畫龍點晴?








Vivo city


建築師從來都喜歡自己的作品與別不同,出類拔萃,成為當地的地標,甚至在歷史上留名。日本的建築大師伊東豐雄(Toyo Ito) ,在2003年接到他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建築項目─Vivo city,這亦是全新加坡最大的商場,因此他必定希望藉這機會為他帶來更大的名與利。


這商場的設計是啟發自四周海水的波浪,而每一區的商店便如島嶼一樣,大大少少地分佈在不同的位置。外牆就設計如波浪一樣,一塊一塊彎曲的白色鋁板令商場變得相當特別。


不過,當我在2008年初公幹到此一遊之後,但就大失所望,這些彎彎曲曲的鋁板是整個商場的特點所在,亦正是敗筆所在。因為這些鋁板沒有特別的功能,對整個建築物而言是可有可無的部件,無論這些鋁板是直是彎,都對這建築沒有特別的正或負面的影響,而且這些鋁板需要不少支架來支持,而這些支架不時需要向外撐開才能支持如此大的鋁板,這樣便令外牆有不少如蜘蛛腳一樣的鋼支架,十分奇怪。


為了一個不一定需要的部件而製造如此多的額外部件,並破壞了商場本身的整體性和簡潔,對我而言是完全違背伊東□雄一向追求「化繁為簡」的哲學,相反有一點看起來是畫蛇添足的感覺。我相信是因為這項目規模太大,實在很難化繁為簡地設計,而且部件不少,室內功能區域亦很多,所以很難做到「簡潔」的地步,但是伊東□雄又好像想保留他的標誌性的設計手筆,所以刻意加了這些鋁板。平心而論,一個彎彎曲曲的鋁板確實是一個標誌,但是當一個標誌重複又重複地使用,就會使人感到很笨拙,過於花巧。


不過,如果這彎彎曲曲的鋁板不是裝飾的話,而是外牆的一部分的話,情況可能不同。即是外牆和地板同樣是彎彎曲曲,這些鋁板是用來包含這些彎曲的空間,就會令這些鋁板變得有意義,因為已成為外牆的一部分而不再只是裝飾品。如果鋁板是外牆的一部分,鋁板上的洞便是採光或通風的部分,因此亦可避免現在為了開洞而開洞的奇怪情況。


其實整個商場的實用程度就沒有大問題,人流動線不錯,空間感都很好,只是嫌自然光不足,因可能是因為新加坡天氣過熱的關係,所以盡量減少加設天窗,避免因過猛的太陽光而導致室內氣溫過高。


如果伊東豐雄繼續保留他一向追求的「簡而清」的哲學的話,再加上這商場的實用程度不錯,相信會是一個很成功的設計,亦可為他帶來新的商機,不過現在卻成為他給人的笑柄,十分可惜。










Clarke Quay


至於另一個新加坡項目—Clarke Quay亦如Vivo city一樣具相當的爭議性,有人認為是畫蛇添足之舉,亦有人認為是畫龍點晴之作。


Clarke quay位於新加坡核心地帶,是當地最有名的酒吧區,這個酒吧區成名的因素除了有一堆具特色的酒吧之外,便是這些一大塊透明雨篷,這亦是整個酒吧區最大的特點,亦可以說是最大的缺點。


這些雨篷除了可以在下雨天為行人遮雨之外,在夏天則可阻隔部分太陽光的熱力,但又不會令行人通道變得黑暗。在晚上還會在不同顏色的燈光照耀在這個雨篷之上,令酒吧區的氣氛生色不少,不單附有時代感而且還相當實用。


再加上,新加坡的天氣是變化不定,時而下雨,時而陽光普照,而且夏天天氣相當潮濕和炎熱,因此這樣的設計便解決這個公共空間最大的問題─溫度。由於這裡的溫度變得更宜人,使用率自然提高,而且酒吧最重要的元素便是氣氛,因為氣氛才使人開懷暢飲,就是這樣一個設計令空間變得更適合人使用,同時令功能得而提升,實在是畫龍點晴之作。


這些雨篷用的是近年走紅的建築物料— ETFE,ETFE即是水立方和英國伊甸園項目(Eden project) 的物料。因為ETFE 很輕,而且隔熱度高便可以阻隔太陽光的部分熱量,從而令室內空間變得涼快,而且在白天的時候亦可以提供足夠的陽光。最重要是這雨篷設計仍然容許部分通風口,這樣才可以令這裡仍然是自然通風而完全不用空調。


不過,有人批評這些雨篷過大,而且形狀過於特出,反而令酒吧區的酒吧變為次要元素,雨篷才是主體。他們認為雨篷只是酒吧區的附助配件,是為提升酒吧區的空間而出現的產物,酒吧區的成功是取決於酒呢區的生意,而不是雨篷本身,所以雨篷的外型設計得簡單一點便好了,不如像現在的情況和酒吧本身搶風頭,有一點畫蛇添足的味道。


美學這東西確實是很主觀的東西,美學的判斷往往取決於個人的經歷和取態,究竟那種設計是畫龍點晴? 那種設計是畫蛇添足呢? 就確實沒有肯定的答案,但是從以上兩個例子來看,我們可以找到一些根據。


1) 設計是否令功能得而提升?

2) 設計是否必需的?

3) 設計是否有主、次的分別,會否喧賓奪主?

4) 設計會否過多、過大或過份重複呢?


希望可以為大家帶來一些參考意見。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