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的警號



由於近日我收到不少將會畢業學生的電郵,他們大都擔心成為「畢業」= 「失業」的一份子,請問我有沒有方法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增加成功求職的機會?

坦白說,現在很多有經驗的行家包括我自己都還是在待業當中,現在的經濟情況並未改善,但感覺上已有一點復甦的跡象,希望明天會更好。 作為新人,第一步當然是好好準備自己的Portfolio,第二當然是不怕艱苦,不怕少錢,但求有一個工作經驗的機會便積極一試。 但是有一點不得不提醒所有新人,現在的教育制度在某個程度未必為新人提供足夠的訓練,讓他們在出社會前有足夠的準備。 在我前公司都有不少新人,在公司工作了1年,甚至2年。都未曾參與一個工程的規劃和設計工作,所有時間都在畫3D效果圖、塗顏色、Powerpoint、Photomontage等工作。雖然這都是一個則師工作的一部份,而且需要用心地工作,但是對整個項目的規劃、管理、設計和入則等過程就一無所知,工作了兩年都未曾和工程師碰過面,連一部電梯的安排都完全沒有基本的知識。 例如:一座大廈需要多少部電梯? 電梯大約分多少種? 需要多快的電梯? 電梯的最大承重? 傷建人仕的電梯設計要求? 我敢和大家打賭,在今年香港畢業的建築系碩士生中,沒有5個人可以回答以上的問題,甚至很多人認為這是工程師的問題,而根本沒有打算去理解這些問題,所以連尋找答案的途徑都未必知道。 因為這個情況,很多新人都不知道一些建築師必須知道的專業詞彙: FFL – Finish floor level (裝修後的水平標高) SFL – Structural floor level (經構的水平標高) Dead end - 盡頭路走火路線的最大距離 Direct distance - 房間內逃生路線的距離 Travel distance -由房間至消防梯逃生路線的距離 Fire zone - 防火分區 FRP – Fire resistance period EVA – Emergency vehicle access 至於一些行內術語就更加完全沒有知識: 草鞋底 – Blinding layer , 在平地後的首層混凝土 死掟 – Dead Shoring臨時支架的一種 飛掟 – Fly Shoring 臨時支架的一種 則掟 – Side Shoring 臨時支架的一種

Dead Shoring Side Shoring 這些需然未必是必要的知識,但是作為行內中人都應該好好準備自己。否則很難和其他行內專業團隊溝通。無奈地,現在的教育制度都視建築是以藝術創作為主,對一些工程、合約和承建技術的資料都不大重視,甚至漠視,某程度上可以說是與職場上的要求有一點脫節。 所以,不少新人對很多建築的知識都只限於設計、理論方面,技術層面則要由時日來磨練,但現在的經濟環境根本不能容許新人慢慢在公司中學習,所以對他們求職來說真是有一定的難度。 講到地盤管理,這亦是新人的弱項,因為現在的香港已很少地盤,就算有地盤都是由有經 驗的人負責。而香港則樓的項目十居其九都是國內的項目,因此地盤管理都交由國內的建築師負責,所以新人都很少機會到地盤工作。再加上不少女則師又怕骯髒, 又怕曬黑,所以很不願意到地盤工作,因此很多新人的地盤經驗嚴重不足,甚至是零經驗。 其實,我地盤經驗都不是太多,但知道則師絕對要懂得利用以下3個重要的職權: EOT – Extension of time LD - Liquidated damage VO - Variation Order 在香港主要是進行Traditional contract, 因此則是有權簽署以上的申請。 當建築師需要更改設計或加減某部份的設計,便會與承建商討論更改的費用。例如:原有的設計是要興建100個窗戶,但現在加至110個窗戶,有關額外的設計費用便會以VO方式來修改收費。 不過,通常的情況是由於則師出錯圖或業主更改意見,所以需要出VO來更改興建費。 當承建商未能在合約要求的deadline 前完成工程,便會根據合約中LD條款來扣取有關收費。但是承建商可能是因為天氣情況不穩定、則師修改設計或則師沒有提供足夠的圖紙等因素而導致工程延遲完成,所以建築師便可以根據合約中的條款來給予承建商的EOT。 不要小看LD和EOT的權力,在一些大型工程來中,一天的LD已經可以是15萬港元,甚至更高。因此,大部份的承建商都會在EOT方面很”用心地” 向則師申請,而世界上所有的承建商都差不多必定會說建築師的圖紙未夠清楚,所以需要EOT。至少根據我在上海、北京、英國、香港、俄羅斯的經驗,所有的承建商都是如此。 講到底,都是一個” 錢” 字作怪,建築師便需要懂得如何利用他的權力來控制/協調有關爭端,因為建築師的圖紙未必會絕對是對的,出錯圖的機會是時有發生。萬一出錯圖時,被承建商claim VO 的話,發展商便必會破口大罵,你的飯碗就自然危危乎。因此,必須要有精妙的人際手碗,懂得如何在不被發覺的情況下利用EOT來補救。 當出錯圖時,真的可以在一些灰色地帶的EOT申請中放水給承建商,又或者在收貨時鬆一鬆手,讓承建商能拉上補下收回合理費用,便盡量避免VO的申請。有時為了要做完場戲,可能會同時罰承建商LD,但又同時給予他們EOT,表面上可能是捉得承建商很嚴緊,但另一方面都會給大家一條生路,這絕對是一門藝術。 因為一個地盤總會有很多錯漏的事情,而且亦會有很多灰色地帶的申請,正如球證未必一定動不動便出紅、黃牌來警告球員,總會有彈性處理的空間。人是生、合約是死的,大家都是希望開開心心地合作。 為了希望為一些新人有多些資訊,這各位行家在此盡量提供一些行內術語和經驗,讓他們可以有多一點的準備。 最後給新人的一句忠告:如果你以為自己畢業後便是天之驕子的話,你不是會死得很快,而是已經死了。

1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