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的悲哀





自從中國的經濟起飛之後,中國的富豪就愈來愈多,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改善,但是在中國的一孩政策之下,無論貧與富,基本上都只有一個小孩。因此,現在的孩子都下萬千竉愛之下成長,在跨代富裕和跨代貧窮的情況下,中國頓時出現了一大批「富二代」和「窮二代」。

其實香港一早就出現這些「富二代」,因為香港在80 年代已開始大規模地發展房地產,因而令一小部份人富起來,到現在香港房地產都是由幾個大家族所領導,甚至可說是由他們控制。因此福布斯排行榜中的華人,不少是來自這幾個家族。

這些香港的超級富豪的第二代,大都被香港人稱為含著金鎖匙出世。這些富家子弟在物質方面當然是無所不缺,應有盡有,亦自然有最好的機會接受最好的教育和工作機會,所以一出身便能夠直接去到家族大企業的的管理層。在一切客觀條件都充裕之下,成功始乎是必然的,但實情往前是殘酷。

由於工作的關係,不時都有機會接觸到這些富家子弟。發現他們的表現是相當極端,有些人由於的家財萬卷,所以無心上進,因為明知祖先的家財已夠他們富裕地過一生,甚至好幾生,因此就確實就盡情地享受人生。但是另一種則接近完全相反,因為害怕被人狠評為「二世祖」或靠祖蔭的「幸運儀」,這種富家子弟亦是我工作上接觸到的一種。

坦白說,雖然他們很努力但是管理數百億的上市公司確實絕非易事,而且管理過百億的房地產投資的確需要一定程度的專業知識。另外,由於父親富甲一方,所以總會有親友靠關係而進入家族公司處工作,所以經常令公司的營運不能公事公辦、甚至公私不分。

作為富二代就更加根本不能挑戰長輩或其他親朋戚友的職權,這樣便頓然令公司內出現一些特權階級,無疑令學做實事的員工口服心不服,情況確實有如歷史中的宦官與外戚之黨爭,大大拖慢了公司的運作,而現實地一個大地產原是恆生指數地成份股,但交至第二代之後便日落西山,數年內便被踢出成份股之列,要老父再次重出江湖才能穩定大局。

不過,最嚴重的問題是人力資源的問題,創辦人一心希望子孫繼承家業,而各親朋戚友都能扶助自己的子女成就大業,但是要管理一單過百億的投資就確實需要專門的知識,就算純以經濟立場來考慮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例如, 8 個500尺的單位和4 個1000 尺的單位的總發展面積都是4000 平方尺,但是發展的模式、投資的設備和相關的配套都大有不同,連預計的收入都是大有分別。試問這樣的決定可以隨隨便便讓一個外行人來決定嗎?

更可惜的是,作為這些大企業的「大旗手」唯恐過程中有什麼缺失,連細微的事情都要過問,例如:水龍頭的樣板、地板的材料、玻璃的顏色等等。一座大廈至少有超過 100 樣的材料,如果每個項目都需要由最高管理層來決定,決策的效率確實成疑。如果萬一決定錯誤的話,便要令這些富二代來付上昂貴的學費。我親身的經歷就是一名富家子弟已為公司的大旗手,在工程設計過程中全力參與,但突然有一天他改變了已施工的部份,一收已畫了3 年的規劃,相關的改動最少要250 萬,另外其他顧問和銀行的利息支出都未計算入內,工程亦被迫停滯了一個月。

其實這只是一個很平宜的教訓,但是這些外行的富家子弟又怎會明白一個設計上的改動會對整個工程做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坦白說,富有未必是一件好事,就讓大家聽聽以下這個故事愛情,這亦是香港建築界近年頗熱的一段花邊新聞。

香港其中一個大家族的千金與香港一所大則樓的太子爺結婚,建築師和地產商的女結婚就確實是一個絕配,而事實地這所建築師樓亦在短短幾年之內擴展至400多人,不過代價就是行內人人都稱他作駙馬爺,當然不少人都說他是靠老婆發達或一輩子要看老婆的面色做人,否則則樓的一大堆生意很可能會隨著這段關係的變化而有所影響。雖然駙馬爺都是一表人材,而這些說話都可能被加鹽加醋,但是客觀的事實看來,這所則樓在這段世紀婚姻前是沒有如此規模,因此引來的閒言閒語總是小不了。

如果結婚後要被人講足一輩子的話,就確實是一件悲劇。有時錢未必買得到別人的嘴巴。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