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台北故宮博物館後感





這篇是免年第一篇的文章,首先祝城願大家身體健康、心想事成。近日收到網友的電郵, 問及我是否只專注攝影而放棄了繼續寫建築的文章。其實, 我一直都沒有離棄過,只是現在每天都對著電腦工作十多個小時, 所以下班後根本不想再面對電腦來寫新文章。因此小弟只想在周末的時候,作做別的事情來調節一下心情, 免得自己做個行厭個行。建築遊人並沒有轉行做攝影遊人, 只是逃離電腦屏幕一下在而言。

講回台北故宮博物館,這個館的出現是因為辛亥革命後, 國民政府已成立, 溥儀還住在紫禁城時, 他為求令滿清皇室復辟, 暗中連絡前清朝的官兵、軍閥組織勢力. 但溥儀沒錢沒權, 唯一擁有的就是宮中的珍品, 他用珍品來拉攏各勢力。但被民國政府發現, 在1924 年, 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把溥儀逐出紫禁城, 並開始點算宮中的珍品, 總共117 萬多件珍品. 然後在1925 年10 月10 日故宮博物館成立並全面對外開放, 在二次大戰時, 民國政府為求保存珍品把所有珍品放入13,427箱並送至南京, 其後轉轉接接的情況下送至其他地方。 七七盧溝橋事件發生後 , 第二次國共內戰開始 , 民國政府把其中 2,972 箱送至台北並形成今日的台北故宮博物館 . 其中 2,221 箱仍留在南京 , 由博物館保管 , 其餘的送回故宮博物館。 台北故宮博物館樓高三層,分東西兩翼,建築的外形是仿古的中國帝皇式建築,當然是保留中軸方式的設計,不過入口大堂只是單層高的空間,相對地欠一些殿堂級的氣派,而且入口大部份的面積都是用作中央樓梯,所以人視覺上的景深較淺。另外,可能由於外牆材料和顏色的關係,確實令人聯想這建築物像廟宇或道觀,而不像博物館或相關的仿故建築,感覺確實有一點新舊不合,相比台北其他的仿古中式建築— 國家大劇院和國立音樂院等建築物而言,就確實失色了一點。再者,由於希望把博物館設計凹字形的格局,所以參觀的人流路線出現了很多的盡頭路,導致確實有一點不暢順,室內空間亦沒有太大的驚喜。

不過,博物館單是靠展品的質素便有效足夠的叫座力, 因為此館藏有夏、週時代的銅器、漢朝的玉器、 另外包括鎮館之寶的清版的清明上河圖、 曾由汪精衛送贈給日本天皇的「翡翠屏風」和相傳是光緒皇瑾妃所有的「 翠玉白 菜 」。

講至這裡就確實有一點感慨,慶幸自己得到良師的悉心教導,儘管自己不材,但總算對一些通識上知道一些皮毛。因為當小弟參觀此博物館時,遇上不少香港的旅客,當他們談及這些展品時,相當之大比例的人對歷史一無所知,連最基礎的歷史知識都欠奉。以 「 翡翠屏風 」 為例,是汪精衛在二戰時送贈給日本天皇的,但在戰敗後歸還。要認知二戰和國共內戰整段歷史並不容易,但如連汪精衛的名字都未聽過,就確實有一點很難再進一步了解該件展品和相關的歷史背景。 另外,有些父母誤以為西漢、東漢和北宋、南宋 是 同時出現的朝代,認為漢朝是分裂後而同時出現西漢和東漢的兩個皇朝,情況就有如東、西柏林一樣。 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雖然未必算得上是什麼特別的事情,但是如果中國連基礎的知識都欠缺的話,就很難再在此基礎上發展下去。現在中學的歷史科都可能被通識科取代的話,未來的中國文化又是否能夠被傳承下去呢 ?

1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