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是福



近日的國際新聞頭條就莫過於Michael Jackson 的突然離世,港聞頭條就必定是甜甜姐和風水先生的一段情,兩條事的可觀性就莫過於一個字—「錢」。

如果他們不是富甲一方的話,他們的離世未必會做成如此大的震撼。現在每個人都討論Michael Jackson 的遺產安排,在英國就當然是討論如何處理50場O2 Arena 的演唱會退票問題,又或者Michael Jackson 之死如何對倫敦的經濟做成何等打擊?

因為倫敦預期數以萬計的歌迷會到達倫敦消費和玩樂,所以酒吧和酒店都恭迎這批財神,但是現在便救神拜佛希望Michael Jackson的懷念音樂會可以如期舉行,否則便肯定為病入膏肓的倫敦經濟帶來進一步的打擊。

不過,最擔心的就當然是AEG 和ticketmaster 兩間公司,因為他們只有購買3天退票的保障,萬一Michael Jackson 不能舉辦演唱會便可獲3天門票的賠償,但是如果Michael Jackson是因過量服藥而死的話,保險公司便分文不賠。就算懷念音樂會順利舉行,樂迷都要求將大部份的收益成為Michael Jackson 的子女教育基金,因此承辦商的3億磅預期收入都可能見財化水。


講到底,貪字得個貧。Michael Jackson 原本只答應做10場,最後一再加場至50場,就是因為這種壓力令Michael Jackson走上不歸路。

剛剛過去的星期天其實是外婆的葬禮,作為外孫的我因為機票的問題,只能在3G電話中向外婆鞠躬, 不能送她一程。我又再一次不能送將我撫育成人的至親的最後一程,因為外公離世時,我又是在英國,而且同樣是我離開香港第二年的時候,一個極不奇妙的巧合。

我外婆的教育程度比我外公更低,只能有基本閱讀中文報紙的能力,英語的能力就只限於”Hello, good morning, goodbye” 等基本字句。她的一生就是為了這個家,一個盡心盡力將她的子女和所有孫兒養大,我父母早已離異,自小便跟從外祖父母生活。

外婆照顧我這名魔星的同時,亦經常協助照顧我其餘3名的表兄弟和2名表妹,每論任何時間都對我們眾子孫關懷備至。在外婆家中,沒有粉雕玉 的裝飾,更沒有金碧輝煌的家居。家中最重多的便是外公生前的義工獎項和眾子孫的結婚照、大學畢業照和任何見報的新聞。

有一段時期,她看電視必看某個電視台的新聞,因為我表弟曾是這電視台的記者,他必會為我表弟捧場打氣。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便是外婆視我的畫如她的珍寶,其實這幅畫亦只是因為紐卡素的冬天寒風刺骨,無事可做,於是我百無聊賴地隨手畫一張素描,順手便寄給她。在外人眼中,這張畫是下三流之作,但在外婆眼中便是她的致寶,馬上要過膠,務必放在家中的要處,並好好保存。

她最大的心願除了是希望我們一眾子孫健康快樂地生活,其次便是可以定期吃翡翠小籠包和到新機場一遊,因為她從來未坐過飛機,亦沒有到過新機場。

一個平凡的家庭住婦,就是這樣沒機心地活了80多年。她和外公一樣,同樣是一個平凡的人就用了他們一生的精力來守護我們一家人。他們輕輕的走了,正如他們輕輕的來,一生不求帶走一點光彩,亦不求帶一點錢財,只求令別人活得精彩。

相比Michael Jackson和甜甜姐,外公、外婆根本不能和他們的成就相比,但是他們不用為他們的離開而憂愁,亦不用為他們的名聲而煩惱。至少在我的角度來看,外公、外婆活得比他們快樂。

看來平淡是福的,知足而常樂。

上圖是外祖父母和我們一眾表兄弟的合照,兩名表妹未在相中的原因是她們當時還未出世。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