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星島副刊訪問

Updated: Jul 13


https://hk.news.yahoo.com/%E5%89%B5%E6%96%B0%E8%88%87%E7%B2%BE%E7%B4%B0-%E8%A7%A3%E6%A7%8B%E6%9D%B1%E4%BA%AC%E5%BB%BA%E7%AF%89-215626095.html?pt=tAD1SCT8P7


(綜合報道)臨近聖誕,熱愛旅行的港人或已規劃好行程,準備離港度假。東京除了是港人的熱門旅遊勝地,原來更是全球建築系學生的朝聖之地。本月出版的《築覺II:閱讀東京建築》就東京建築與工程設計、人文生活、商業都市、歷史宗教及空間環境之間的關係,介紹東京的特色建築。在吃、喝、玩、樂的旅途中,大家不妨抬頭看看、到處走走,欣賞日本設計師匠心獨運的設計和建築師的巧手工藝。 建築師許允恆(Simon)早年留學英國,曾參與香港、北京、埃及、南非及聖彼得堡等地建築項目的他,酷愛旅行,不時遊歷各國參觀當地建築。談起東京建築,他說風格有兩個極端:「一則前,一則簡約。」東京建築體現了日本設計師的前思維,創新的建築甚至可以為香港的建築工程帶來啟發,「興建香港機場第三條跑道惹起爭議,原因來自工程涉及大規模填海;東京羽田機場擴建時,曾經研究以新的造地方法『Mega-Float』取代填海。」他指「Mega-Float」極具實驗性,體現了日本建築師的冒險精神,「簡單來說,它就是指把鋼板在海上連接起來,造成一個龐大的海上浮台,建築物可以在這塊造地上興建起來。」方案最終因業界具爭議擱置,以結合填海及鋼架結構的建築方法興建跑道,卻仍然有其參考價值,「鋼架結構就是把鋼樁柱打進海牀,再於底座上安裝鋼板和混凝土,側旁多摩川河的河水依然在鋼板下流動,比填海對海洋造成的破壞較少。」 對於香港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工程,Simon認為即使政府未敢試用「Mega-Float」,也值得為保育環境考慮使用鋼架結構造地,「填海影響水流,對海牀造成永久性損害,危害中華白海豚的生存,破壞海洋生物的食物鏈。人雖為萬物之靈,但眾生平等,建築師應為環境出一分力。」 人類的居所自古以安穩鞏固為基本,但早於1962年至1964年間,英國建築師Peter Cook提出了一個嶄新的概念,指出人類不一定要將自己的居所局限於一座它所依附的建築物之內,只要簡化成居住在可移動的小型房間,便能隨時遷移到不同城市,不再受國家的疆界局限人的流動。日本建築師黑川紀章將這看似天馬行空的構思付諸實行,在1972年大膽地依此設計了一座樓房。「這座名為中銀膠囊公寓大樓由一個個單位元件組成,每個都可以在不影響樓宇結構的前提下獨立拆卸。」Simon指,黑川紀章當年預視新一代日本人傾向遲婚,因而未必生兒育女,而且不婚或離婚人士數目也會不斷上升,小單位的市場需求最大,所以將單位面積設計為僅八方米。「可憾的是,這座大廈即將拆卸,原因是全球就只有一座這樣的大廈,因此它的單位從未經歷拆卸或組裝,失卻設計原意。加上房間空間太小,又無法合併擴建,原以高靈活性為賣點的設計,竟被其結構限制住客生活空間的靈活性。」雖然如此,Simon認為日本建築師勇於創新的精神仍然值得景仰。 若說東京建築物為藝術品也不為過,即使是看似簡約的建築風格,建築物的結構和建築工序往往更複雜,所需的工夫也往往更多。由著名建築師伊東豊雄設計的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外牆直接為清水混凝土的原色,Simon指要使整座建築物的顏色一致其實很難,「倒石屎時要不斷攪拌裏面的水泥、沙和石頭,不均勻就會不平坦。另外,夾板會吸收水分,而水分的變化會使顏色出現差異,所以下放的時間、溫度和深度都必須拿準確。香港一般會以髹油遮蓋瑕疵,所以不會講究。」圖書館外形多見弧,加上拱門設計,打破圖書館傳統的嚴肅氣氛,「你看看每塊玻璃的大小和弧度都不同,若然下石屎的過程出錯,便不能完美地鑲嵌。玻璃又必須預早訂製,所以很講求師傅的工藝。」Simon續指,這座圖書館在最初紮鐵時已預先計畫好所有空調管道、消防灑水器和電掣插口等位置,並以暗喉裝置。建築師將所有結構、機電和施工流程從頭到尾考慮過才開展第一個工序,不會蓋好才鑽孔,「而且柱的結構牆只有兩百毫米,比A4紙的闊度還要窄,裏面所紮的鐵也只能有一百毫米長,更不能出錯,不然拆了重做,石屎表面便會出現斑駁印紋。」整座圖書館的每個角落和細節都體現出建築師、紮鐵和紮板工人、管工、工程師等人專業可敬的工藝精神。 日本建築師設計時也經常考慮到建築物與人類生活的相融,「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雖以冷色、冷材質的石屎建成,但透過日光的引入造成了強烈的對比。陽光照射充滿條感的拱門和窗戶,透過太陽由東到西的位置轉移,把大自然的變化帶到室內,使整個空間活起來。」此外,Simon另外舉出了一例說明日本人對於建築與生活的思考,「銀座Sony Building由原義信設計,他把每層劃分成更小的面積,並以花瓣式的空間設計,利用螺旋形的斜坡連接各個展示空間,使層與層相隔只有幾步階級,人們走也不覺累,而且產品以範圍分類得更清晰。」如此的設計局限了每層的面積,不適用於置放大型物件,但針對品牌產品多元化的特質,建築師便好像裁縫一樣,量身訂造了最貼合用者需要的建築物,「Sony Building雖然早建於1966年,但因為建築物的設計切實地融入了生活,到現在我們也不會覺得它過時。」

3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