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也中槍 (2021年信報—建築思話)



在香港工作經常都會有這一句用語︰「躺着也中槍。」意思是儘管我沒有做錯任何事,都會被人批評。這是香港打工仔的無奈,類同的情況同樣出現在建築的世界裏面。


在1997年前後,當時的市政局因應香港需要建造一座具代表性的中央圖書館,並交給建築署全權負責設計及監督工程。當年建築署的方案希望展示中西文化匯合及新舊風格共融的多元設計,但結果是拼貼出很多形形色色的文化符號。因為過度刻意追求建築外形上的風格,同時亦要確保建築物功能上的要求,結果出現了一個不符「黃金比例」而帶有歐式味道的建築。


中央圖書館設計爭議


由於這個帶有歐式建築味道的設計並不配合四周的環境與建築比例,引來各方的狠評,當時的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何弢博士在電視訪問時用「娘氣」來描述中央圖書館的設計。市政局議員黃英琦女士亦建議把中央圖書館的名稱改為灣仔圖書館,以便留待機會再建一座真正代表香港的中央圖書館。


由於備受各方批評,並成為各傳媒的新聞焦點,當時市政總署署長鍾麗幗女士經建築署找來四位香港名家,分別是何弢、吳享洪、劉秀成和嚴迅奇,連同建築署的何超凡,合共五位建築師,提供各自的設計,交由市政局重新定奪,這表面上並不是一件太複雜的事。


當年嚴迅奇的設計相對地簡約,但是十分前衛。建築物有如一個打開的電子屏幕,外牆是採用了大型的LED屏幕來作為資訊發布的地方,更透視具前瞻性的學習概念,銳意打造成一個知慧之庫。


由於鍾麗幗很喜歡這個設計,所以她想重新招標並採納新的設計,但是圖書館工程已完成了大部分的設計工作,這個推倒重來的行徑便引來當時市政局主席梁定邦醫生的反對,在香港電台一次直播節目中,梁定邦更親自打電話在節目裏與鍾麗幗展開罵戰,情況十分尷尬,意想不到一個建築項目竟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亦是首次有電視台為挑選「建築方案」作出現場直播。

在市政局的會議上,最後只剩下原方案與嚴迅奇的方案來作投票,但這不是建築方案的取決,而是政治上的取決,最後投票結果相同,梁定邦主席補上最終一票,最終使用了原有的設計來興建,即是現在所見到的方案,因此嚴迅奇這個優秀的設計便胎死腹中。


事隔多年後,厄運又好像再一次來臨到嚴迅奇大師的身上,幾年前,西九管理局希望在香港興建一座位於西九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便直接招聘了嚴迅奇的建築師樓來負責這個項目。

根據政府的程序,由於該項設計費是600萬元以下,所以是可以單一招標的,但是這便引來一大批人的批評——為何這一個重要的公共項目設計沒有透過公開公平的招聘呢?


嚴迅奇的噩夢


儘管一切工作是合乎程序指引,但有一些對政府不滿意的人,認為這並不是一個公平的制度,有私相授受之疑。

再加當時的政治氣候十分惡劣,社會的分歧相當嚴重,因此部分人對與內地有關連的東西有一點抗拒感,甚至極端地認為這座建築物是帶有一種侵略性或統戰的味道,一個建築工程項目無形中變成意識形態上的爭議。

連帶當年趙廣超先生和他的團隊在香港站至中環站的通道上,做了故宮的大型圖像時,也引來一些惡意的批評。由於當時是特首選舉年,一切的問題都會被炒作得相當嚴重。


嚴迅奇建築師更成為眾矢之的,被人大肆批評。在這個有理說不清的情況下,儘管自己沒有犯錯,但都招來不少惡意批評。


從這兩個例子來看,建築師的工作其實一點兒也不簡單,儘管自己盡心盡力去完成一項設計,但是外圍環境因素實在太多,若要項目成功,其實要天時地利人和。


筆者較早前的文章亦提及,東京奧運主場館的設計是一波五折,儘管建築師已盡心盡力地去完成他自身的工作,但是項目要能夠順利地去興建完成,並達致預期目的,真的一點兒也不簡單。



164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