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哥爾夫球場來興建公屋是否上策呢?




近日有消息指出政府將會收回部份粉嶺哥爾夫球場的土地來興建公共房屋以解決香港公共房屋短缺的問題。這個議題其實在4年前已曾經討論過,很多市民都認為粉嶺哥爾夫球會佔用了龐大的土地但只能滿足少數人的需要,由於香港有大量市民對公共房屋有急切的需要。在魚與熊掌的前題下,不少市民都認為政府應先拆卸哥爾夫球來興建公屋,這才算是善用珍貴土地資源,免得「只準富豪打波,不準百姓安居」。


筆者在4年前在《建築思話》的專欄中曾討論可否與哥爾夫球場並存,今日便再一次討論這個議題。


在開始討論之前,筆者先利益申報,本人及其直系親屬均不是任何哥爾夫球會的會員,工作亦沒有與這些球會有任何聯系。


在過去數年,香港公共房屋輪候時間不斷增加,基層市民對住屋有急切的需要,香港確實需要急切地增建公共房屋,但是拆卸哥爾夫球場又是否最理想的覓地方案呢?



粉嶺哥爾夫球會雖然是人為的綠化公園,生態價值未必如郊野公園或濕地般高,但是總算是一塊綠化地段。因此,土地發展其實應該是以棕地先行為原則。在新界北區其實有很多露天貨櫃場、物流中心和貨車停車場,但是這些設施都是以臨時性的設施來營運,很多物流中心都是以簡單的1-2層的鐵皮屋的方式來興建,貨櫃大都是以露天的方式來存放,所以這些設施是佔用了大面積的土地。假若這些設施能以有規劃的多層形式來營運,情況就有如葵涌貨櫃碼頭一帶的物流中心,這自然會更有效地去運用這些土地資源。


另外,新界北區還有大量的村屋及丁屋,這些都是低層的建築。這些鄉郊的建築雖然有其風味,但是這些村屋在城市有兩個嚴重的隱患。


第一:消防安全


自80年代開始,新發展的市鎮都有妥善的消防安全設計,無論是消防署的位置、消防車道的闊道,消防水龍頭的數目在法例上都有嚴格的要求,而樓宇內都設有合適的消防鐘、消防噴淋和消防樓梯等配置,所以香港的消防安全系數是相當高。不過,在村屋內不單沒有這些合適的消防配置,而且亦沒有合適的消防車道,所以萬一發生火警時,消防員是難以撲救。

儘管相關的業主願意花額外的金錢來去優化其大廈的消防系統,但是消防車道的闊度及承重,則亦未必是單靠金錢便能彌補的。


第二:傳播疫症的風險


村屋或丁屋處理污水的方案未必是通過政府的污水渠來排走污水,它們是可能通過化糞池來過濾污水,而樓宇內的洗手間無論在採光、通風及水管設計上亦未必合乎香港屋宇署的要求,特別是關乎馬桶污水渠設計上的問題,細菌是可能通過污水渠來傳播,因此村屋的洗手間其實可以說是有疫症傳播的隱患。


由於村屋及丁屋在安全和衛生防疫上都有嚴重的隱患,所以拆卸村屋或丁屋,並重建成多層的公共房屋,除了能增加該土地的居住人口、舒緩輪候公屋的時間,亦無形中拆除了城市內的一個隱藏炸彈。另外,拆卸一些臨時性的物流中心和附近一帶的村屋/丁屋,並將部份土地改建為大型物流中心,餘下的面積改建成公共房屋,這不單增加土地可發展的面積之外,亦為同區居民帶來大量的就業機會,這亦是沿用香港多年來行之有效衛星城市的發展模式,而且相關的發展銨亦多數是在棕地上發展,這亦附合棕地先行的環保策略。

筆者這個建議雖然有其優點,但是在收地問題上並不容易解決,相反地政府若收回哥爾夫球場,政府將會有較大的主導權,因此政府啟動這個方案。


不過,在「遊戲規則」將會改變的前題下,而市民對住屋的需求亦有明顯的急切性,所以重新審視發展這些棕地又是否更為理想的選擇呢?








41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