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暴中寫給女兒未來的信(二十歲時)



不經不覺又到了十月十三日,去年今天是爸爸在英國考試的日子亦是您第一天學會轉身的日子,我們兩個人都在這一天展開了重要的新一頁。回想這一年來,我們一家人都經歷了很大的變化,大起大落,心情確實非常複雜,幸好上天安排了您這一位小天使(小魔星??)來到我們家中,將百般的不如意盡掃如空,可見你的創造力(破壞力??) 是何等驚人。

你的名字是「真懿」,「懿」這一字是祖母給你起名的,「真」是我改的。「懿」的意思是「品格高尚」—做一個好人,「真懿」就希望你能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當我給你起這個名時,祖母第一個反應是「如要真懿做好人,我們必須要做一個好人,否則如何管教你成材。」

正如中國人有一句名言:「教不嚴、父之過」,因此「真懿」這一名對爸媽來說是何等重大的挑戰。爸爸不能控制未來,更不能改變你的將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如何盡自己所能活出「真意」—生活真正的意義。目標崇高,爸爸自己心知亦未必能達到,但是能做多少便多少。

這兩星期內香港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群年青人用自己的生命與熱情來追求一個崇高的理想—真民主。這個目標非常崇高,而且遙遠,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的願望。在我們的面前是一個害怕民主、討厭民主的中國共產黨,對他們來說權力大於一切。二O一四年這個運動會否成功,還是未知之數,但看見香港社會出現嚴重的分化,內部矛盾嚴重地增加,香港已嚴重地內傷。

作為中日混血兒的您,確實大可以跟從媽媽到日本生活,我深信外祖母一家人會給予您無比的愛護,您所需要的東西必會盡能力地達到。在那一個地方生活則是由您自己決定,因為二十歲的您應該已有抉擇自己未來的能力。

不過,香港始終是您出生的地方,您身上始終有流著香港的血,香港始終是您的根,我們無理由放棄香港。儘管香港會變得如何恐怖,您和我都有責任要香港存活下去。

這兩週家中出現突變,爸爸不能和這群年輕人一樣直接參與運動,唯有用別的方式來協助這一場運動。佔領街頭雖然未必是一個理想的方法,正如爸爸管教您的方法亦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是現階段確實又沒有比佔領街頭更有威力推動民主的方法,而暫時亦未有比「真民主」更好的制度。

我們不能改變別人,只求改變自己,唯有用自身的生命來感染別人。正如今次這場運動一樣,一群學生踏出多一步,便感動了別人並因此而改變了香港。「真民主」和「真懿」都是一個異常難達到的境界,但是儘管再困難,都仍要往前行,因為香港是我們的家,我是你的爸爸。

二O一四年的今日爸爸祝願您可以快樂健康地成長,希望您能學好中文,能看懂爸爸寫給你的信,最後希望可以在二十年後的未來可以在香港享有你與身俱來的公民權利。

爸爸

二O一四年十月十三日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